永利开户 > 永利网址 > 在线访谈

互联网仍然是数字经济主导力量——兼谈如何正确看待互联网监管治理和互联网发展趋势

  邬贺铨(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互联网协会咨询委员会主任)

  今年上半年经济的主要数据受到疫情的影响,比预期增长速率低,但跟数字化有关的经济指标还是相当亮眼,还是逆势增长。信息论的创始人香农就说过,信息是用来减少随机不确定性的东西,信息的价值是确定性的增长,通过数字化就能获得和分析数据,就能极大消除各种信息的不对称,优化资源配置,提高应对产业链、供应链积极变化的敏捷性,增强在面临不确定性时的弹性。

  互联网行业转型期面临多重挑战

  互联网行业转型期面临的第一个挑战是经济发展不确定性。我们在全球面临新冠变种、俄乌冲突、美欧通胀、逆全球化这些不确定性的风险,中国还承受内部的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的不确定性压力。当然中国也有确定性目标,低碳化、绿色化、清洁化是中国确定性的目标,老龄化是确定性的趋势,我们还要坚持“双循环”和走共同富裕的道路。

  转型期我们还面对什么挑战呢?中国互联网企业告别了野蛮生长阶段,中国政府一直以来对互联网的管理是审慎包容的,为互联网发展创造了机会,但是也给互联网的野蛮生长留了空间,出现了利用大平台垄断打压同行、滥用算法侵犯隐私、损害消费者利益这些扰乱互联网市场的行为,所以,互联网的治理很有必要。去年我国互联网监管治理力度是空前的,互联网企业一度对监管不够理解,表现为对发展预期变弱,对发展路径迷茫,互联网大厂减速换挡。这种情况不能说都是治理导致的,但是也有一些治理的因素。一些互联网企业对治理不够理解,我们希望互联网企业正确理解治理,也相信国家在监管上会以一种长期的、稳定的方式来做,希望经历监管以后,我们的互联网行业发展更规范有序。

  转型期还面对一个挑战,是互联网用户数基本饱和了,互联网的普及率,现在已经到了70%,用户上网时长,平均下来每天4个小时,也都接近天花板了,所以,靠用户数增长拉动互联网增长已经不那么容易。但转型期我们还有很好的机遇。上世纪90年代开始,互联网进入商用,中国也是那个时候成功接入互联网,这段时间诞生了一批互联网企业,随着移动通信特别是4G的应用,我们比较深入地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当然,这前后也提出了云计算、区块链、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这些新技术,现在随着5G的商用,我们更进一步推动了工业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可以说是推动了工业互联网、可信互联网、价值互联网的进程。

  中国即将进入“双千兆”时代,算力时代成为重要特征

  互联网下半场有一个特征,是中国即将进入“双千兆”时代。到今年6月份,中国的5G用户数占全部移动用户数的27.3%,占全球5G用户数的60%。现在每个月每个用户使用流量超过了14个GB,固网的平均下载速率已经到60兆了,移动网的下载速率也接近60兆,两者差别不大了。中国百兆光纤宽带接入已经占到宽带用户的93.7%,千兆接入的用户也占到10.9%。

  今年一季度,5G下行平均速度335兆/秒,4G是39兆/秒,显然5G已经是4G的8.5倍了,上行速度5G是4G的3.2倍,我们现在有些用户还感觉不到,原因是什么呢?举例说,如果一个文件用5G下载要0.1秒,用4G下载可能要1秒,对于一般的应用,1秒和0.1秒的差别,用户是感觉不出来的,但如果是无人驾驶、远程医疗这些应用,就很关键了,包括将来的VR等应用,这个差异是很明显的,可是现在这些其他的应用生态还没有建起来,所以,老百姓可能感觉还没那么明显。

  互联网下半场还有一个特征是什么呢?是算力时代。去年5月份国家正式实施了“东数西算”工程,预计我们国家的算力在“十四五”时期年增20%,也有说30%的,每年会增加大概4000亿元的投资。在2021年,全球算力比例美国占了31%,中国占了27%,日本大概占5%,德国10%,英国3%,中国排全球第二位。现在人工智能的计算都需要使用算力,但并不意味着每个企业都要去建自己的算力系统,很多企业可以作为算力网的业务消费者,社会上还有算力网的业务提供者,两者通过算力网的交易平台对接,在人工智能平台的管理上通过算力网的控制面可以直接关联到云网边端。

  算力产业包括什么呢?包括超算、数据中心、计算中心,通用的是互联网数据中心。2020年我们国家算力产业规模2万亿元,直接和间接分别带动经济产出1.7万亿元和6.3万亿元,所以,算力时代也是我们互联网下半场一个重要的特征。

  互联网仍然是数字经济的主导力量

  通信技术有三大定律。第一个定律是摩尔定律,每18个月到24个月芯片性能翻番,这个增长倍率目前没有表现出明显的下降。尽管有人说摩尔定律很难持续,要走到后摩尔时代了,但不断地创新技术应该使得摩尔定律总体上还能存在,摩尔定律的存在实际上驱动了数字经济的高创新性和高增长性。

  第二个定律是梅德卡夫定律,网络的价值跟它所连接的用户数的平方成正比,用户越多,网络价值越大,表现为网络经济的高渗透率。

  第三个定律是吉尔德定律,未来25年主干网的带宽每6个月增长1倍,实际上反映了数字经济的边际成本下降显著,也表现为数字经济的广覆盖性,既然带宽便宜了,那我们可以覆盖更宽。所以,我们把数字经济归纳为高创新性、长渗透性、广覆盖性。

  中国具有全永利捕鱼最多的人口,是宽带渗透率最高的国家,百兆以上的宽带渗透率为93.7%,已经覆盖所有的乡镇,现在5G也覆盖所有的乡镇,当然还有待深入。中国的固网宽带的平均下载速率,全永利捕鱼排第九,移动网的下载速率,全永利捕鱼排第七,比美国还要好。中国有这么好的网络带宽,我们的企业不需要自建网络,可以利用公众网络,从而降低企业转型的成本。而且中国人口多、用户多,所以,中国具有最大的梅德卡夫效益。加上我们国家拥有最广大的市场,中国数字经济的发展能够以全永利捕鱼最低的成本获得最好的回报,可以说,互联网会继续是中国数字经济的主导力量。转自《永利电子游戏日报》

相关新闻